• <menu id="wyew6"><label id="wyew6"></label></menu>
  • <strong id="wyew6"></strong>
    <object id="wyew6"></object>
    <object id="wyew6"></object>
  • <code id="wyew6"><menu id="wyew6"></menu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wyew6"></code><menu id="wyew6"><label id="wyew6"></label></menu>
    English 中國葡萄酒資訊網

    高源:不施粉黛的釀酒人生

    時間 : 2019-03-08 13:22 來源 : 銀色高地酒莊 作者 : 高源Emma Gao

    · 寫在開篇 ·

    這篇文章我曾發過一次,但發完又馬上刪了,因為覺得寫得太矯情。但后來朋友跟我說,人嘛,只有流露出真情實感,才是活生生的人,不然就只是一個人設。我被說服了。我不喜歡死板,酒如此,人也一樣。

    明天就是婦女節了,在這個特別的日子里,我把這篇文章重新發出來,獻給所有的女同胞們。某些方面,我們是如此的不同,但某些方面,我知道,我們的感受相通。

    01

    轉眼已是43歲。

    早過了女孩的年紀,被冠以女人的名號。對中年女性,“風韻猶存”似乎是最好的褒獎,但一個“猶”字是如此刺眼,它在清晰地告訴你,什么是韶華不再,什么是芳華已逝。

    更何況我這樣風韻全無的女釀酒師。

    640.webp.jpg

    釀了近二十年酒,容貌比起同齡人要顯老得多。

    榨季忙碌后的某天,我洗完澡站在房間鏡子前,看著素顏的自己,恍若隔世。

    黝黑的皮膚,那是多年在葡萄園風吹雨曬的印記。臉頰兩抹曬傷的紅暈常年不褪,一個勁在臉上耀武揚威。

    曾讓我引以為傲的一雙丹鳳眼,我再也不敢輕易用它裝滿笑意。一笑起來的眼角紋,就像賀蘭山上的古老壁石崎嶇不平。

    手也早已不再光滑如初,它粗壯有力,布滿老繭。我用它在地窖里滾過桶,用鐵絲綁過葡萄枝,在全是巖石的荒地握著鐵鍬鑿地,砰!砰!砰!金屬和巖石碰撞出的余震,只要回想起,手心都隱隱作痛。

    我怎么就成了現在這樣?

    02

    我很少化妝。

    常戴著眼鏡素面朝天走在葡萄園,風里來雨里去,化妝讓我不自在。但參加酒會晚宴的時候,我又不得不化妝,這主要是怕別人不自在。

    640.webp (1).jpg

    常有在晚宴上遇見、或者在雜志采訪中看到我的朋友,在酒莊看到釀酒的我時,臉上寫滿疑惑。雖然他們很禮貌地欲言又止,但我知道,他們肯定在心里嘀咕,”怎么銀色高地的莊主,是這樣一個土包子?”

    下地釀酒的女人,注定和時尚無緣。

    唯一的幾件禮服,被小心熨好了放在單獨的衣柜里。剩余的,是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舊衣,這類衣服有一個共同特點,破破爛爛,土里土氣,但抗風又耐造。

    640.webp (2).jpg

    冬天,要把葡萄藤埋到土里,只能穿上防滑不進沙的雨鞋。冷風中,又不得不穿上象征時尚終結者的秋褲。一幫記者路過葡萄園便抓著我問,“大姐,我們來想采訪莊主,她現在在哪? ”

    640.webp (3).jpg

    03

    前些年有部叫《撒嬌的女人最好命》的電影,友人非拉著我去看,說,“你這個木頭好好學學”。

    “學什么?“

    “撒嬌啊!”

    我的天,我想我這輩子都說不出“怎么可以吃兔兔”這樣的話。看見你吃兔兔,我興許還會不合時宜來一句,“吃兔肉啊,試試配一下我家的酒?”

    640.webp (4).jpg

    和吉利的相處,話題無他,除了釀酒,還是釀酒。這一罐酒快發好了,那個桶明天可以裝瓶了…不知道的還以為進了員工宿舍。

    640.webp (5).jpg

    唯一的額外話題,就是我們親愛的女兒小Emma:

    “一個人在上海還好嗎?最近開心嗎?學習怎么樣啊?畫畫有提高嗎?

    對了,什么時候教她釀酒?”

    04

    小Emma跟我就是兩個極端。

    她14歲,上初中,迎接她新一天開始的,不是太陽和鬧鐘,而是一個精致時尚的妝容。

    不化妝就不出門,非常有原則。

    法國巴黎的香水,最新色號的口紅,滿房間的雙眼皮貼…...

    雖然氣不打一處來,但我從不指責。

    或許我本來就是個奇怪的母親,或許我在心底其實本身就很羨慕。羨慕她的無憂無慮,羨慕她在小小年紀,就能領悟并享受作為女性的快樂,而我在不斷奔波的生活里,早將其忘記的一干二凈。

    05

    我時常想,拋開異性的標準,甩掉世人的成見,到底什么是美,什么是丑?

    濃妝艷抹過后,被喜歡的是帶妝上陣的我,還是厚重粉底下躲藏的我?稱贊你美麗的人,喜歡的到底是你動人的臉龐,還是那獨特的靈魂?

    二十歲那年,我開始意識到生命在飛速老去,容貌每天都在朝下發展,變化之迅速讓我恐慌不安。死巧不巧,我走到了人生岔路口:是繼續當個外貿公司的小白領,還是去法國學釀酒?

    一個優雅淡定,歲月靜好;一個千險萬難,備受摧殘。

    我做好了二十年后后悔的準備,背起了飛往法國的行囊。

    我告訴自己,除了容顏,女性的魅力還有很多種。如今它近在咫尺,拿容顏和青春去換又如何呢?

    640.webp (6).jpg

    我已不再年輕,終有一天也會徹底老去。面容干癟,體態臃腫,走在任何一處,沒有人會注意到我。但一旦談起曾經的往事,他們或許會說,噢,原來銀色高地的酒是你釀的啊!這就是我一直追求的,就像酒一樣,不求驚艷一瞬,只希望能在世人心中綻放地久一點,再久一點。

    鏡子前恍惚的我回過神,看到身后的吉利咧著嘴沖我笑。他牽過我的手,竟然難得浪漫的用法語念起杜拉斯的句子:“J'aimais moins votre visage de jeune femme que celui que vous avez maintenant, dévastée.”

    “比起年輕時候的你,我更愛你現在備受摧殘的容顏。”


    新聞評論

      熱門點擊

        最新報道

          加入酒莊列表
          吉林11选5走势图